雕 刻 者

发布日期:2014-08-20 作者: 点击:

  有一段时间,我辞掉工作一个人偷偷跑去旅行,那年我不到二十四岁,感觉天空一片阴霾。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火车来到云南丽江,一个有很多阳光的古城。像等待宣判的囚徒随意住进一家低楣的客栈。依然没有计划和安排,不知道何时离开,何时又来。只想在这个严冬铺天盖地的雪落下之前,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看看风景,晒晒太阳。
  在一家木雕馆前停下来,被那个扎着围裙专注雕刻的木匠吸引。他一只手攥着刻刀,一只手放在雕刻的细节上,脚下一层薄薄的木屑——他一定是很早就起床在雕刻了。他坐在门口正中央的位置,两边摆满了刻好和装帧精美的成品,有多层叠雕,也有透空双面雕,取材山水花鸟、飞禽走兽,神韵生动传神。身后那件一定是镇馆之宝,足足占满了一面墙壁,每个部位都棱角分明,看不到刻刀在上面游走的痕迹。对于我的走近,他似乎并不反感,也或者对早已习惯了游客的无障碍观摩,他只管平静地做着自己的事。偶尔有好奇的游客会询问他关于艺术品的价钱,即使是明码标价,他也淡然的重复一遍价签上的数字以示尊重。有人问,这都是你雕刻的吗?他眼睛都不抬,嘴巴也不张,只鼻音里发出一声“嗯”,便宁静在他手中的木雕里。
  我喜欢这些安静的美,即便它们的主人甚至吝啬于向客人推销自己,我依然被它们不事张扬的精致深深打动。
  我开始懊悔最初不该在心里把这样一个艺术家称之为木匠。为了弥补心里的愧疚,我决定在他的店前多呆上几分钟。于是,让我有机会知道了关于这个年轻艺术家的些许故事。别看他皮肤跟当地人一样黝黑,却来自浙江,从小就对雕刻感兴趣,从打杂、识木到磨刀、雕刻,不知划破过多少次手,换过几套刻刀,终于把师傅所有的手法都运用地十分娴熟才离开。
  于是,带着五年来全部的积蓄背井离乡从浙江来到云南打拼,终于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木雕馆,尽管他的店很小,可能只有十平米,甚至容不下一整棵树。但是,他给了这些木头以全新的生命。
  他说,有的人穷尽一生也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我们有权利也有能力选择以什么方式活着。而他,就像一块木头,不能选择以树的姿态示人,却愿意选择体现木的价值:安静,忍耐,强韧,无怨无悔。说着,一个身穿白色线衣的女子站在店前问他现在要不要吃早饭。他说,这就是当年那个姑娘。迎着晨起的阳光,在阴郁了一个秋天之后,我终于笑出来。
  原来,生活精雕细刻一样别有洞天。


本文网址:http://www.anniecbrown.com/news/1249.html

相关标签:直接口服的中药饮片

销售网络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威门大健康商城威门药业二维码
    威门大健康商城威门药业二维码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