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睿智之旅

发布日期:2013-07-31 作者: 点击:

  读文使人敏感多思,读史使人博学雅儒,读哲才能触摸到人性的本源,世界的秩序,真正开始最本质的睿智之旅。

  《悲剧的诞生》是德国现代哲学家尼采第一部较为系统的美学和哲学著作,也是世界美学研究绕不去的坎。他在《悲剧的诞生》里把日神阿波罗阐述为梦神,把酒神狄奥尼索斯阐述为醉神。也就是说前者是理智的象征,而后者是非理智的象征。尼采认为梦神的世界是一个美丽乐观的假象,人类自我暗示着假象的世界有其不可忽视的美丽,潜藏内部的本质暴不暴露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不要失掉眼前的美妙,小心翼翼地珍惜这种克制的快乐。而醉神是一种狂欢似的放纵,将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毫无伦理毫无规章地释放出来,彰显蓬勃的生命激情,用对同一个狂神的崇敬来构建群体性昂扬的状态。

  尼采坚信“醉神战胜梦神”,迷狂的清醒一定会取代冷静的自欺欺人。但当美学反照于社会时,未必就是醉神战胜了梦神。就比如现今忙碌的人,大家的目标早就趋同了,个人本源的相异性不知不觉被这个现实的世界所改变,每个人都在想怎样最快速度地拥有车子、房子和票子。这跟尼采所说的醉神最后达到的群体性天性是不一样的,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人类最开始的本性是生命的自然,而并非欲望。我们中国人需要深思,我们已经被梦神控制得太久,生命的激情和张狂已经有所隐退,过分地克己以求不要失掉紧攥的幸福,却失却了直面惨淡的勇气,不敢轻易接受悲剧所带来的壮丽。这是现代社会造就的文明和进步呵!

  尼采说悲剧是梦神和醉神的结合物。他说这确实是一种“理想的”境界,是一种远远超出凡夫行径之上的境界。而其中的个性化又偏偏是一切痛苦的根源,它本身就是一种不愉快的经验。这种个体的悲剧被世界性赋予了观赏的趣味,而此时,悲剧人生已经开始带有一种审美的意味在里面,连同其中的悲惨性统统被稀释为凄美化的审美。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群自虐性的男男女女沉浸在默默地、自卑地爱着另一个人的欣喜忧怒中了,他们早已把自己的行为解释为一种审美生活状态,即使患得患失,即使从未得到,但内心的充盈度却也是不可小觑的。这种打破传统和伦理的审美人生态度实则就是释放天性,肯定人生和艺术。肯定生的快乐,同时也肯定生的痛楚。当人生已经可以不那么现实地向世界企求时,油然而生的艺术细胞就会成为庸俗世界的一剂凉茶,冲走污垢,洗涤灵魂。

  《悲剧的诞生》其主旨就是用艺术来拯救人生!艺术就是提高强盛的生命力以战胜人生悲剧境遇的根本手段,它通过审美强化生命力,直面人生苦痛,战胜人生悲剧,从而达到生命的充实和愉悦。难怪尼采说,艺术是生命的最高使命,最高价值。将人生及其困苦看作一种审美现象,才能使人敢于面对现实、直面人生。只有审美的人生才是真正战胜苦难的充实人生!


本文网址:http://www.anniecbrown.com/news/1084.html

相关标签:直接口服的中药饮片

销售网络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威门大健康商城威门药业二维码
    威门大健康商城威门药业二维码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56号